老婆把我扔进了监牢(1-3)

不可不转 发表于 2006/09/02 01:23 一品 百草园 (www.ywpw.com)

加跟贴 发新贴

  来美国5年,从来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能带着手铐走入美国的监牢,平时的小心做人,胆战心惊的遵守美国当地的法律,最后有一天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仅仅就是因为在中国人看起来是一个很小的事情,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如果你是刚来美国的中国人,或者你是已经来这里很久的中国人,也许你现在没有合法的身份,也许你现在有合法的身份,也许你已经有了绿卡,更也许你已经变成了美国的公民。。。如果你觉得你自己骨子里还是中国人,那我的这个经验也许会给你个启示,也希望每个在美国或者国外生活的中国人能以我的教训为戒,千万不要糊里糊涂的被老婆扔进监牢。

  本人来美后一直居住在加州,按后来公诉我的罪名,此次犯的是典型的“家庭暴力”罪,法律代码是 422 e (轻罪) 在整个事件中,经历了36天梦魇般的生活,期间在法庭出庭多次,最后因为自己的坚持走进陪审团(Jury) 审理程序。经过陪审团4天的折腾,最后在陪审团判定: No

  Guilty 时,自己没有笑更没有哭,因为这个时候什么样的结果对自己来讲都不是重要的,因为寻求重要感觉的时候已经过去,我几乎已经麻木。从警察去家里逮捕我,到法官当庭宣布我无罪,一路的走过来,30多天,直到现在我还是处于麻木的状态,不愿意回头去想。因为这是一个真正的梦魇---在美国的梦魇。

  我将在这里按时间顺序描述从开始到最后的每个情节。

  7月19日晚8:45,因为自己的公司有些事情,基本上都是这个时间回到家里,见妻子已经做好饭,一起吃饭,一般情况下在晚餐时愿意喝一罐啤酒。吃饭的时候和妻子谈了很多的事情,因为近期自己因为自己公司生意上的事情压力很大,精神上也不是很愉快,这样谈来谈去,我们的谈话就变成了争吵,按照中国式争吵的尺度属于轻量级,即:没有动手,没有摔东西,声音不是很大,只打嘴仗(不是自己夸奖自己,本人认为男人动手是很没有教养的事情,所以我们结婚16年以来,美国生活了5年,中国生活了11年,从来没有打过老婆) ,但是我的语言很激烈,说了一些刺激老婆的话,也说了一些辱骂她的话。。这样的结果显而易见,在夜里接近10点钟的时候,老婆愤然出门,此时自己还处于愤怒状态,回到餐桌继续喝酒,觉得只有酒才了解自己,才能泄愤,酒才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大约1小时后,出现门铃声,以为老婆SHOPPING后回来(因为家附近有WALMART)开门,见两警察,问我姓名,然后手铐一带,说带我去警察局,我说我上身只套了个背心,下面只有短裤,脚上拖鞋,需要换些衣服,警察说NO。。狼狈之相,上了警车。

  到了警察局,另外的一个警察把我带到一个小房间,环顾周围,上面有个小摄像头正看着我,一个小破桌。警察开始问我姓名、住址、单位、电话。。。还有其它一般的INFO什么的,然后对我说需要对我进行酒精的测试,我说可以(因为自己知道两罐啤酒还没喝完,也不在乎什么检查,因为是在自己家里喝,自己感觉又没有 DRUNK,所以坦然) ,结果出来:0.048,无碍,因为DRUNK的话数值应该在 0.08或以上才是DRUNK,窃喜,看看警察,自己坦然),然后警察问我是否在晚上吃饭的时候“威胁”(THREAT)老婆,我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威胁,尺度是什么。警察说:你太太来警察局告诉警察说你要杀她,还说分尸后送到警察局什么的。问我是不是事实。我说:不是。(当时的感觉真的想杀人了,因为自己没有说类似的杀杀的话,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婆竟然能在警察局瞎编,好似不把我搞死不罢休似的) 。

  此时自己内心变得很气愤,觉得这个老婆绝对不能要了,竟然能在警察局里满嘴的跑飞机!这是什么地方?。。。想到这里,觉得自己真是遇到麻烦了,但是此时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麻烦。

  然后,那个警察问我见不见我的老婆(她好像在其它的房间里) ,我气都气得要死了,就说:不见!这样警察说:好。然后警察给我打了指纹(十个手指,加上两个手掌纹) ,在打指纹的时候那个警察还笑嘻嘻的和我聊天,自己感觉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麻烦了,就问他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说现在我穿的很少,很冷,没想到那个警察还是笑嘻嘻的告诉我: I DON“T THINK THAT GONA BE POSSIBLE。我这时才知道那笑嘻嘻的背后是什么。无奈,他是警察,我是嫌疑犯。在出门前,我问那个警察我犯了什么罪。警察说: DV (DOMESTIC VIOLENCE) 。我心想,什么狗屁的罪,你们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拿出了” 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另外觉得中国人在这时绝对不能向鬼子们表现出懦弱。

  这样折腾了近一个小时后,警察告诉我要送我去监狱(拘留所) ,我感到诧异但我没有理他,我也没有说任何的话。觉得我会有机会,跟你们警察也说不明白,他这时又叫了两个警察把我押上车,出警察局的时候,外面天气很凉,自己的心理更凉。

  大约20分钟的车程,又是一阵的折腾,照相、打指纹,讯问,检查衣服(我心想,有什么好检查的?就是一个背心,一个短裤,一个拖鞋。即使是这样,两个警察在我的身边转了半天,摸摸这个,捏捏那个的) ,然后给我打了一个带姓名和照片的” 塑料箍“ ,上面有姓名编号什么的,就像给狗脖子上带的那种箍,不过尺寸小些,带到了我的手腕上,此时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正式加入了他们的” 编制“了。然后他们把我又带到了一个大约20平米的监牢,进去时看见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大约10多个吧。赶紧想找个地方坐下,但是没有椅子,就是有一些上下铺的床,有些床有床垫,有些没有。警察把我送进来的时候,顺便不知在哪里拿了一个像褥单似的东西给我,我想这就是我的一切装备了,找个没有人的床赶紧把褥单披在身上,这是自己就真的像要饭的了,至少不像好人了。坐了一会,心里还是气愤,又一次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这个老婆一定要不得了,坚定了信心,也稳定了一些,环顾了四周,牢房三面水泥墙,没有任何的窗户,一面是铁栅栏,门也是

  铁栅栏的,冰凉的水泥地,在靠房角的地方有个便池,没有任何的遮掩,房间的墙上有个电话,电话旁边贴了很多保释公司的电话。但是电话只能打本地的LOCAL座机,不能打手机的电话(后来才知道此时我就可以要求保释,我的保释金50,000美元,如果你用保释公司的话,你自己只需交纳10%,其余的90%保释公司垫付,但是在案件结案时这10%不退,归保释公司。如果你自己交100%,那案子结案后,法院会把全部的保释金退还) ,自己透过铁栅栏可以看见走廊,走廊外和监牢里一样的灯火通明,自己这时想起了许云峰,但是自己怎么也不觉得自己是许云峰。。想起了原来看过许多电影里的监狱里的镜头。。却没有想过自己真的进了真的监牢。心静了许多,肚子也开始饿了,但是不是饭点,没有任何的食物,要求也没有,只好等下一顿(早上) ,在里面没有时间的概念,因为没有表。过了一会,狱友们分别的问我是因为什么进来的,我也问了他们,什么样的都有。这第一夜自己彻夜未眠,不是不困,也不是因为胆怯,是因为能听到各个人的大小便的声音,还有各类糙杂的声音来自牢房(呼噜声等)、走廊,更因为自己真的需要时间想些事情了。

老婆把我扔进了监牢(二)

  迷迷糊糊的听见牢门打开的声音,看见警察推个像SHOPPING CART的小车,里面有很多的塑料袋,点了点牢房里的人数,就从栅栏的缝隙中扔进了许多的小塑料袋,这时大家都起来去拿一个,这时我才知道是早饭的时间了,也知道那一个剩下的最后的一袋是自己的早餐了。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小纸袋的牛奶(大小和小孩喝的纸装酸奶大小差不多) ,还有一个三明治(两片黑面包,中间夹着一片进于黑色的肉饼) ,仔细以看袋里面还有一个苹果(大小有拳头那样大) ,还有一个小牙刷(带一次性的牙膏,后来才知道午饭和晚餐就没有牙刷了) 。。就是这些了(后来的食物重来没有换过),自己肚子也很饿,但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到不是因为不好吃,是因为食物太凉,好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等了一会,没办法,还得吃啊,终于吃完了,肚子到不饿了,但是觉得肚子特别的难受,可能是自己着凉了,又吃了凉的东西,过一会就得去便盆,就这点东西折腾了自己好几次。心理骂着,但是也无奈。。。中午、晚上都是一样的东西,中午时就有了经验,等食物变的不是很凉了再吃,但是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样的过程持续了2天的时间。。。在第3天的早上,狱警点名叫我,我就出去了,他们把手铐给我重新带上,到了走廊看见有大约被叫出的10多人,每人一个手铐,然后狱警再用很长的铁链把这些人(包括我) 的手铐串成一串,我们只好靠的很近,否则铁链拉着手铐,手腕会觉得很痛。就这样连哄带撵的给我们押上了监狱的大BUS车,上车前告诉我们今天出庭。(后来知道在美国加州被逮捕的人不能超过72小时,必须出庭) 。。。。。。。

  觉得是早上出发,到了法庭,先把我们关进法庭边的小房间里 (带着手铐) ,然后就是等待,狱警一个一个来叫,大概到了下午,终于点我的名字了,哆哆嗦嗦(到不是怕,是冻的,空调很凉)的走出去,带着手铐进了法庭,看见了法官、检察官,在审我的时候,检查官(DA,DISTRICT ATTORNEY) 先控诉我的罪行,无外乎我怎么威胁老婆了,我有要杀人的倾向了之类的。。我听时突然的感觉到,自己难道没有机会使自己清白吗?难道如果有哪个人娶了老婆,无论怎样老婆一胡说,那老公就必须进监狱吗?诬告、谎报的概念在哪里呢?。。想多了也没用,自己这时才知道了为什么大多数的女人喜欢美国的原因了,那么男人的权力在哪里呢?。。。。法官先问了我的姓名之类的事情,问我认不认罪,我回答说:不认(因为我觉得自己冤枉) 。然后法官看了看文件问我,你是中国人?我说:是。这时那个法官用汉语和我说话(我很惊诧他能说汉语,虽然中文发音很差,但是能感觉到法官还是想炫耀他的中文) ,我顿感亲切,也平静了许多。这时法官说,你的BAIL从50000调低到10000美元(就是保释金变成了10000美元) ,心中窃喜,眼顾四周,希望能发现认识的人,这时只看见法庭旁听席上只有一个认识的人:我的老婆。我把眼光从老婆的身上移开,再次面对法官。这时法官问我 (这时就用英文了) 你有什么要求?你有权力找律师,你有权力保释等。。。我回答说,我不需要律师,我只需要一个中文的翻译(虽然自己也可以用英文交涉,但是觉得法律上的词汇自己听起来很吃力,更不用说讲了) ,我想用中文阐述。这时法官说:可以,下次你会有个中文的翻译在这里。然后问检察官:你有什么问题?检查官说没有。。。。第一次就是这样简单(过堂)。出来后自己盘算,应该考虑保释的事情了,毕竟10000元有不是很多,就想回去后尽快的和朋友联系,真的不想再重新回到监牢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也许监狱方看我没有什么保释的动作,也许是他们另有规定,把我押出法庭后直接给我送上了另一辆,和我同车的都是不认识的人,也不是前两天和我在一起的人,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次车开上了高速公路,我觉得好像要给我带到很远的地方。无论怎样,自己觉得他们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至少不会枪毙吧,监狱的伙食也尝过了,环境也了解了,他们愿意怎样就怎样吧。。。这样大概车开了2个小时到了一个更大的监狱。后来才知道是COUNTY监狱,原来的是CITY警察局的监狱。到了不一样的地方,环顾了四周,觉得这个监狱好像大了许多。。。不管怎样,走一步算一步吧。进了监狱,一样的步骤,按指纹、照相、讯问,然后又被带到换衣室。就是把你自己的衣服换成监狱统一的服装,上面印有很大的字(监狱名) 和号码。。这时觉得好像这里是正规军了,自己的” 编制“更正规了,” 转正“了。反正自己想,不用再穿自己被抓时穿的背心、短裤、拖鞋了,至少不会再挨冻了。。这时就是想感谢神。一样的费时,一样的罗嗦,又等了好几个小时,狱警开始给我们分房间,没有选择的余地,这时自己就希望能分到黑人少些的房间。(在走廊里可以看见很多的黑人在牢房里) ,这样狱警把我推倒了一个房间,周围的环境和上次的大同小异,不过就是房间大了,这次一个房间有大约30多人,各类的人种都有,可能各类的犯罪都有吧(也无从所知) ,我进去的时候,也许我是中国人的原因,其余的人都看着我,也许他们也在纳闷,好久没有见到东方人的面孔了吧。。鬼知道,看见有几个闲置的床,走近第一个时,一个壮汉告诉我这里有人,又走到第2个,第3个。。几个人都告诉我有人,这时我觉得他们是在故意的刁难我,我无助也无奈,只好找了和靠便池最近的一个床(在中国时自己也听说过后来的人只能住最不好的床) ,这时还是有人说这里有人。没有办法,我知道肯定不是所有的床都有人,但是自己是显得如此的渺小,此时真的感觉哪怕坐牢也最好去回中国做,在美国,这里的一切和自己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只好先找个角落坐下来,心想,等到了全部睡觉的时间看你们说哪个床还有人?!此时心里的恨不只是恨老婆了,也恨自己为什么会来美国?恨周围所有的一切。。。。自从出了法庭到这里要求狱犯睡觉的时间(这里不同原来的地方,睡觉时间是统一的,到点犯人必须在床上) 。。错过了吃饭的时间,没有任何的狱警给我吃的东西。。。终于到了睡觉的时候自己找了个没有人的床位只好躺下,肚子咕咕叫,脑袋嗡嗡响,神志都开始不清晰了,全新牢房,全新的囚犯就在自己的身边,真的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时真的觉得很疲劳,也很困,就躺了下来(还好这里有被褥) 。。。这时就想早些出去,找个地方好好的洗个澡,吃碗热汤面,哪怕吃完就死。。。。

  躺在冰凉的床上,想想这几天的生活,真的不知道如何的熬下去,不是不能熬,是熬的没有名堂,熬的没有缘由。。。熬的很累,熬的很心痛。此时就是一个想法,尽可能的早些出去,只要出去就会有办法面对所有的事情,在这里等死是不行。。整个的脑海里就是出去,出去,出去见到太阳。

老婆把我扔进了监牢(三)

  在狱友都躺下时,自己突然觉得应该去打电话(监牢里有电话) ,联系朋友保释,翻身下床,到了电话跟前,可悲的是不知拨什么号码?!除了能记住自己家里的电话和自己公司以及原来工作过单位的座机电话号码外,竟然记不得一个朋友家的座机电话!因为和同事或朋友大多数是通手机,另外其它有关的电话号码都储存在自己的手机上或者是记事本上(手机是不允许带进牢房的),更由于自己在对记忆电话号码的技能相当于白痴水平。。更倒霉的是监牢里的电话不能打通手机!现在又是半夜时分,单位都不会有人在。。没有办法,叹了两口气,只好夹着尾巴灰溜溜的上床(这时真的觉得能记住经常使用的朋友的座机的电话是多么的重要!!!),心想,明天白天再打吧。。。。。但是回到床上自己掰着手指计算,妈的!现在正是星期六的早晨,还有两天基本上是联系无望,只能等下周一了。真是喝凉水都塞呀啊!!(在这里提醒要在家里吵架的朋友,最好不要选在周末) 。。。由于几天来的折腾和疲惫,也许是太疲劳了,倒下后就睡着了。

  还是迷迷糊糊的时候,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到牢门“咣铛” 的开了,一个狱警扯着脖子在叫我的名字,说我已经被保释了,这时我附近的“牢友” 们也都醒了,GOOD LUCK,GOOD LUCK的,我这时还是处于半睡眠状态,隐约感觉是真的?假的?。。静下神来自己一看,那个狱警还在不耐烦的用手招呼我,叫我快些。我下了床(上层铺) ,这时最近的狱友过来翻我的东西(就是进牢前发给每人的牙刷、牙膏什么的) ,他们觉得我用不着了,就来哄抢。。我也不管这些,就随狱警出了牢门,心理寻思,谁会保释我呢?没有答案,但是一想,管它是谁,自己能出去就好。

  又是经过一阵的折腾,出狱前要把监狱发的狱服脱下退回,领回自己原来的衣服,登记、签字、画押。。。此时感觉是下半夜时分,各类手续的办理很缓慢,更可气的是他们之间有时找不到人。。。。就这样整整用了将近2小时办理出狱手续。穿回自己的破背心,拖着自己的破拖鞋。。。虽然觉得自己像流浪汉,但是好像找回了一些做人的感觉。。。到了最后出门前的一关,我问CLERK,能告诉我如何的离开这里吗?这里怎样才能到 GREYHOUND(灰狗站) ?因为我被逮捕时根本没有带钱,也没有卡,所以能否叫我在这里打个电话?只见那个女的CLERK态度很傲慢的说:我们这里不是援助机构!听这话我的心里又是一阵气愤,心理骂着,咬了咬牙,偷偷看了一下墙上的表: 22日凌晨1:46,抬头走出门去。出了门,看见了几个老墨(墨西哥人) ,好像他们也在等出狱的人,我就问他们,你们接完人后会去哪里?我说我现在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但是如果我们同路,你们送我回家,到家里后我会给你车费(我知道这里离家可能有2小时的车程),不论多少。。。那几个老墨正在商量的时候,后面有个人突然的叫我的名字,回头以看,是我在教会时相识的夫妇,他们说他们是来接我的。我就连忙说了些谢谢的话,心里一直在感恩,感谢神,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好人出现了。。。(后来才知道,我的老婆把我告进监狱后一直觉得对不起我,所以在我的保释金DROP到10000元后,通过其它人给我做了保释,来接我的教会夫妻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放出来,所以特地的来接我) 。

  在回去的车上,我们聊了一些,我也知道了一些情况。我也知道下周二是我下次的出庭时间(第一次出庭时法官告诉我的)。。。。。一路的回到家里,因为我有 (RESTRAINNING ORDER 禁止令) 在身,所以不能和老婆已任何方式的接触,包括打电话、E-MAIL、通过第三者联系也不行。。最可气的是我不能接近她时少于 100 FEET (心里又骂了一句TMD)。。到了家里洗了个澡,刮了刮胡子,仔细的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还行,这么折腾还没脱相(笑),就当过去的几天是做梦,心情平静了一些,收拾一下就睡觉了。。。反正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吧,“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时是星期六凌晨3:50。

  。。。。。。

  跟下来的WEEKEND 两天基本上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就是自己抓紧时间打听、上网找寻什么叫“DOMESTIC VIOLENCE” ?了解会有什么样的处罚?“保释金” 的解释以及处理方法,公诉我的案件的性质、可能的后果和来龙去脉等。。。。这些在网上能轻易的查的到,而且有很多的案例以及审判的程序等。。。自己这时也明白了一些,明白后自己反到开始担心了,因为感觉到了我后面可能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很不妙。这种感觉是和开始时进监牢时的感觉是不同的,进监牢时的感觉就是 “被冤枉” ,感觉自己不会承担什么“过重” 的法律责任,但是现在看来,如果一旦进入司法的程序(因为我已经出庭,就说明检查机关已经立案了),自己会处于很被动的局面,按照自己原来的想法,只要自己的老婆承认嘴里“跑飞机” ,更正她的供词我基本就不会有事了(在中国的确如此,在中国家庭的吵架甚至打人,如果老婆不追究就基本没有事情) 。但是现在知道了,这里不是中国,即使你老婆承认她说谎的话(警察局和公诉你的DA—DISTRICT ATTORNEY(检察官))( 当然老婆在警察局说谎也会引起其它的麻烦,对我老婆而言,轻者叫 FALSE POLICE REPORT(谎报),重者叫 PERJURY(伪证)) ,即使你老婆现在要求检查机关撤案,他们也不会撤案(这时家庭暴力案件有别于其它刑事案件最主要的地方),会继续这个案件的诉讼过程。最不利的因素是家庭内部的吵架很少有证人在场,一边一个人,哪边在法庭上都说不清楚,我就是跳进黄河里洗得清也不容易,虽然我没有真正的威胁老婆,但是谁信呢?) ,而这个时候更痛苦的是我面对的是政府的机构,可以说是强大的机构,这是他们的工作,而对我来讲,就是这100多斤。而且是灾难;他们可以调动很多的先进手段和办法叫你处于被动。。。。。想到这里,觉得不应掉以轻心了,应该严肃的面对,我决定改变第一次在法庭上说“不要律师”(想省银子) 的想法,觉得自己单枪匹马的面对他们,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所以决定:一定要找个律师,而且要找个好的!无论花多少钱,只要自己支付的起,就会一直和他们 “战斗”下去,直到流尽自己最后的一分钱。。然后光屁股回中国去。现在只好为了自己的名誉“而战”---这时的“而战”,对方不是老婆而是起诉我的检查官了。

  实在的讲,我是很不请愿且被动的被拖入被告的角色,我自己是控制不了的,我唯一的办法就是面对,面对真实,面对法庭。。。其它我能选择什么呢?

  。。。。。。。

  周一的早晨,自己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律师,翻报纸,打电话,预约时间,同时约了4个,因为自己是中国人,虽然在美国身份合法,但还不是CITIZEN,所以必须小心在官司的结果上可能还会出现其它AGAINST移民法的事情(经常有中国人因为很小的事情被逮捕、判刑、遣送、终止绿卡(公民)申请)。我住的城市没有多少中国人,不像LA和SF,律师一大堆,找个律师也方便,我这里不行,所以我必须要费些心思。。但是,因为星期二我要出庭,只有星期一一天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找到好律师的(我的好律师的标准是岁数要大,经验要多,在律师协会的网站上的介绍要可信,有好的履历。。。) ,当然这些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实际上根本不是那回事情。。。后来老天有眼,自己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很好的律师,按照我原来的标准只高不低,另外主要的是这个律师原来做过4年本地法庭的法官,我想会有足够的经验来处理我这“TINY” 的案子。。。就这么着了。。但是不巧,在这个律师了解完我的情况后告诉我因为有别的出庭,不能在第2天做我的律师,他要求我在下次的出庭时要求法官宽限我几天(延迟开庭7天) ,因为我需要时间找我自己的律师,我答应在法庭上试试看。这个律师随后说答应我做我的私人律师。(当然我也可以申请“免费” 的律师,但是按自己的收入,还有住房的情况,政府肯定拒绝我的申请,为了节省时间,我就直接去找了私人律师了) 。

  找到律师后,觉得自己找到“枪”了,可以应战了。。。。但是似乎听到“银子” 正在从我的腰包往律师腰包里流的声音。

  。。。。。。

  现在,第一件事情就是面对第2天的出庭,对大半辈子没有法庭、检察官、律师概念的我,明天会怎样呢? 现在只好“赶鸭子上架了” ,但是不知道能不能“飞” 。

本文跟贴

谢谢你写下你的经历,会帮助不少人 --- 少走弯路 2006/09/03 11:35 (0 bytes)
老婆把我扔进了监牢(9,10) --- 不可不转 2006/09/02 00:29 (21118 bytes)
老婆把我扔进了监牢(7,8) --- 不可不转 2006/09/02 00:25 (15356 bytes)
老婆把我扔进了监牢(4-6) --- 不可不转 2006/09/02 00:24 (20175 bytes)

加跟贴 发新贴一品 百草园索引首页

Generated by AFpost on Thu Nov 10 16:23:16 2016.

本论坛上所有文章只反映送交者的观点。我们保留删除任何被认为不适合本坛的文章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