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鸡之嘴”黑瞎子岛回归中国在即 俄军拆除设施

新京报 发表于 2007/04/06 00:27 一品 人文历史 (www.ywpw.com) 主题字词: 黑瞎子岛 抚远县城 中俄国界勘界

加跟贴 发新贴

黑瞎子岛回归中国在即 俄军拆除设施(组图)

2007年04月06日 新京报

  3月26日,新华社自莫斯科播发电讯:中俄两国元首26日在此间签署《中俄联合声明》。双方重申,今年底前全部完成剩余两地段的实地勘界工作。该协定是中俄关于东部边界问题40年来谈判的成果。《补充协定》规定,中俄边界剩余的最后两处:额尔古纳河上靠近内蒙古满洲里的阿巴该图洲渚,以及黑龙江抚远县的黑瞎子岛的勘界,都要在2007年前结束。按照中俄的相关协议,将近一半的黑瞎子岛将在勘界结束回归中国。

  这里的太阳,凌晨四五点钟,便升了起来。

  冰雪折射着金光,铺过沃野千里。远方的远方,还是冰雪。

  抚远,位于黑龙江省最东端,也是中国的最东端,号称“东方第一城”。

  距抚远县城东北11公里的黑龙江中,黑瞎子岛仍处于一片寂静中。

  冰冻期的黑瞎子岛,一直很寂静,———除了俄罗斯士兵庆祝圣诞节的鸣枪声。

  这是一片沉默了数十年的国土,但它即将回归。

渔民期盼回归

  “哗———哗”,周军一提网,从凿开的冰缝中提起一条黑脊黄鳞的鱼。

  这条鱼有40多厘米长,在冰面上拼命蹦跶.“又是条鲤鱼。”周军含紧烟头,用杆秤提起网兜。“9斤,二九一十八,四九三十六,总共216块。”

  4月1日下午捕的这条鲤鱼,是周军这天仅有的收获。

  周军是抚远县通河乡小河子村的渔民,已在黑龙江上捕鱼22年。

  放好鱼,周军来到窝棚外,指着东北方向1000多米外,冰雪中的一块土地,朗声道:“那就是黑瞎子岛!今年就要回来了……”

  黑瞎子岛部分回归的消息,渔民们两年前就知道了。2005年5月20日,俄罗斯国家杜马以绝对多数票批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

  该协定规定,俄方将把包括部分黑瞎子岛在内的土地归还中国。

  而在此前,这份协定已在中方的全国人大常委会获得批准。

  中俄东段国界的勘界,被认为是整个中俄国界勘界的收尾部分,也是最难的部分。

  那一年的夏天,周军和乡亲们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边看到了一些来自远方的客人,这些闻讯而来的记者和游客坐着船泛游两江、环游黑瞎子岛,或伫于我方江岸,北望拍照。

  最近让周军关心的一条消息是,今年3月26日,莫斯科,中俄两国元首签署《中俄联合声明》,重申在今年年底完成国界东段的勘界。

  此声明意味着,在中俄东段边界,额尔古纳河上靠近内蒙古满洲里的阿巴该图洲渚,以及黑龙江抚远县的黑瞎子岛的一部分,都将在8个月内回归。

  阿巴该图洲渚与周军显得太过遥远。他兴奋的是,以后他的渔网,将可以撒得更远。

“雄鸡之嘴”

  黑瞎子岛,中方又称抚远三角洲,俄方则称为大乌苏里斯基岛,原与抚远县大陆相接,后被黑龙江冲刷成三角洲。在该岛西端,黑龙江又被分出一条名为抚远水道的支流,抚远水道又流至该县乌苏镇,与乌苏里江相连。

  黑瞎子岛由黑瞎子主岛、银龙岛以及明月岛共3个岛系,93个岛屿和沙洲组成,面积为300多平方公里(江水起落,土地面积难以一致)。

  黑瞎子岛北临俄罗斯远东最大城市,有80万人口的哈巴罗夫斯克市。2002年7月,俄军在黑瞎子岛靠近哈巴罗夫斯克市的一段,修建浮桥,以连接两地。

  据报道,中国将收回一半左右黑瞎子岛的主权,俄罗斯则继续对东半部分的控制。记者就回归国土具体数字向官方核实,被告知:中俄双方对该岛的勘界尚未结束,回归土地的面积不能精确。

  此前公开的中俄各项声明和协议,都没有披露相关的具体数字。

图1 中俄黑瞎子岛边界示意图

  抚远县被称为中国“雄鸡地图”的“鸡嘴”。但在中国地图还没有成为“雄鸡”的时候,黑瞎子岛还是中国的领土。

  1929年,中国东北当局与苏联因为中东铁路路权归属,发生争执。苏军进攻东北军,国民政府对苏宣战,年底以中国战败告终。

  黑瞎子岛便是在那次战争中,被苏联占领。

  在小河村村民的记忆中,在上世纪50年代末以前,大家上下黑瞎子岛并不受限制。

  待中苏关系交恶后,中苏边防部队,都加强了对黑瞎子岛周边的戒备。“从那时候起,我们就不能登岛了。”一位村民说。

捕鱼带着望远镜

  “你这个比我们的看得清。”周军举起记者的望远镜,仔细观察黑龙江对岸的俄罗斯村庄。

  这里的不少渔民都配备了望远镜,甚至还有人花3000多元,购置了夜视仪。目的是为了防备“飞龙”。

  周军所说的“飞龙”,指的是俄军的快艇。在黑瞎子岛附近的水面上,游弋着俄军的炮艇和小快艇。

  当认为中国渔民的网撒得不是地方之时,快艇便疾驰而来,将渔民的网具没收。

  周军所在的小河子村渔场,有2000多米长,宽则延伸到航道中央,300米左右,一共泊有30多艘渔船。“我们是特许经营,今年渔船还要增加一倍。”

  而在黑龙江上,鱼量却连年减少。在周军刚上船的上世纪80年代,“一网能网三条鱼,现在三网能网一条鱼就不错了。”

  船多鱼少,加之马达的惊扰,渔民们坦承,他们为了多捕点鱼,有时就沿着航道中线水域撒网,而惮于俄军快艇之快,望远镜和夜视仪就成了必要的“装备”。

  “要是”飞龙“一开灯,隔着几千米,夜视仪也会瞎了眼。”渔民们说,他们的夜视仪和望远镜都是冒牌货,一沾水就坏。

  饶是如此,还是有渔民被俄军抓到。在与黑瞎子岛最南段隔江相望的乌苏镇,渔民于涛的几个“老伙计”,就蹲过俄罗斯的监狱。

  “捉住的话,船和网都要没收,然后按照渔网的数量定罪。”于涛说,除非早点发现,要不七八匹马力的小渔船,根本跑不过“飞龙”。

  渔民们说,好在俄军抓到渔民后,不打不骂。“在监狱里的伙食也很好,回来的渔民都比以前要胖”。

  尽管存在打擦边球渔利的动机,但渔民认为,黑瞎子岛附近的水面如何划分国界,谁也搞不清楚。“尽快划好界,我们也省得担惊受怕。”

  半个黑瞎子岛回归后,这些渔民的渔网,毫无疑问会撒得更广。

“我们跟他们很友好”

  在乌苏里镇的乌苏里江边,60岁的于涛搭了一个窝棚,窝棚半截在地下,烧着土炕。

  3月31日下午,阴云密布,外界的温度在0度以下。但呆在这间窝棚内,很快就开始流汗。

  窝棚上方,有个用木板、树枝以及砖头砌的小棚,那是“黑虎”的窝。

  “黑虎”是一条俄罗斯犬的后代。去年秋天,黑瞎子岛上的俄军,送了一条怀孕的黑丹犬给对岸我国边防哨所做礼物,“黑虎”便是这是这条黑丹犬下的崽。

  在黑瞎子岛边境,中俄两军的友好交往,一直很频繁,自勘界以来又与日俱增。

  2005年6月2日,中俄两国政府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互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批准书,意味着该协定的生效。

  在黑瞎子岛的勘界,由中俄军方组成的联合测图组进行。

  2005年7月1日,联合测图组第一次会晤,之后展开工作。

  与以往的勘界一样,中俄双方的勘测结果,都必须得到对方的复检和承认。

  伴随着勘界的进行,两军的会晤增多。不定期的时间段内,两国士兵可以到彼此的营地探访。

  “你来得太早了,江面开化,会晤才开始。”一位渔民告诉记者。

图2 从望远镜中看去,对岸的俄军岗楼清晰可见

  中方测图组成员的一份日记显示,一起工作,加深了解后,中俄官兵间结下了友谊。

  还让渔民们感到欣慰的是,在敏感的水域,只要有中方的巡逻艇在场,俄军都不会过来收缴渔网。

  “我们跟他们是很友好的。”小河子村和乌苏镇的渔民都这样认为。

  俄军士兵很豪爽,在每年的圣诞前夜,渔民们可以听到岛上传来阵阵枪击声,那是俄军士兵在欢度节日。

  “宝地”黑瞎子岛

  无论站在小河子村的黑龙江边,还是乌苏镇的乌苏里江边,隔着300米到500米宽的江面,都可用肉眼看到岛内水边的建筑物。

  在乌苏镇的江边,用望远镜清晰地看到对岸的小教堂,以及教堂西数十米开外的岗楼。不时有迷彩服的人员走下岗楼,站在门前的雪地上。

  熟悉情况的渔民说,俄方在岛上垦有数千亩农场,并建有工厂、军营、岗楼和俱乐部等建筑。农场和工厂皆为军管。

  根据国内媒体披露的俄方资料显示,黑瞎子岛上70%的面积可用做耕地、割草场或者牧场,辟建有两个大的农场,和15000左右个果菜园。因植被丰茂,该岛栖息有黑鹳、黑鹤、鸳鸯、鸿雁等野生珍稀动物。

  窝棚搭在江边的渔民,有时候还会被从黑瞎子岛上渡江而过的黑熊惊醒。“岛上的野兔等小动物更多了,也不怕人,成群结队地跑。”

  环岛江面,有大马哈鱼、鲟鳇鱼、鲤鱼等大量鱼种。抚远县因此被称为“中国鲟鳇鱼之乡”和“中国大马哈鱼之乡”。

  除了自然资源,黑瞎子岛还维系黑龙江航道的畅通。此前中俄的系列协议都规定,与国内专家的意见非常一致,即黑龙江的主航道应在黑瞎子岛北的主流,中国船只有绕行黑瞎子岛的权利。

  这样的划分合情合理。渔民们告诉记者,抚远水道本来就很浅,水深还随江水丰枯而起落,驾小船打渔还可以,但很难通过大船,并不能当航道用。

  但连接黑瞎子岛与哈巴罗夫斯克市的浮桥,则正好建在航道上,一天只开放一两个小时。

  因为记者采访时正逢冰冻期,无从探知此桥的情况,是否会因两国最近的声明而有所改变。

  开发前景未定

  从去年开始,夜宿江边的渔民多次听到岛上“轰隆”的爆破声。“后来我们打听才知道,俄军拆毁了将要回归土地上的设施。”

  黑瞎子岛部分回归的脚步越来越近,回归后如何建设,目前仍未明朗。

  在2005年的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部分来自黑龙江的全国人大代表提交了关于开发黑瞎子岛的议案。

  3个月后,黑龙江省发改委发文至佳木斯市及其下属的抚远县有关部门,要求对黑瞎子岛的规划做好前期的调研工作。

  当时,坊间流传种种说法:建口岸、设货场;建立边境旅游区;设立自然保护区……

  更有韩国商人、香港地区商人等赶到抚远,与有关部门接洽,商谈开发之计。

  3月2日下午,抚远县旅游局一位副局长证实,该局确实曾接到要求调研黑瞎子岛开发规划的通知。但他未透露具体计划,“如何开发黑瞎子岛,旅游局其实说了也不算”。

  而对于建通商口岸的说法,在这个小城里尚未掀起波澜。

  抚远县政府介绍,该县每年接待俄罗斯游客日平均达300多人,高峰时达700-800人。游客日购物额在70万-100万元人民币左右。

  县城内,已有两个营业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的中俄贸易区,商品皆为服装和床上用品。“黑瞎子岛离市区只有11公里,再开个市场,我不看好。”一位俄货店老板说。

  渔民们则担心在回归后,岛上的动植物如何保护。多名渔民都向记者反映,有人开着越野车来到江边,春打水鸭,秋打野鸡。“回归后,那些动物最好保护起来。”

  抚远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周国说,如何开发黑瞎子岛,县里并无定论,“这应该由国家做出规划。”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做好各项工作,迎接它的顺利回归。”周国说。

□新京报记者孙旭阳 黑龙江抚远 报道/摄影

加跟贴 发新贴一品 人文历史索引首页

Generated by AFpost on Sun Nov 13 10:16:19 2016.

本论坛上所有文章只反映送交者的观点。我们保留删除任何被认为不适合本坛的文章的权力。